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泛型类型变量 >

他是上海公安系统最早的“程序猿”之一为了跟上“潮流”不断学习

归档日期:05-17       文本归类:泛型类型变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东方网7月21日消息:说起工作,林泳嘴边就离不开“学习”二字,他说自己“从未跟上过潮流”。

  林泳是浦东公安分局网安支队的一名民警,他提到的“潮流”是指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展。1985年从上海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就进入上海市公安局,是上海最早一批运用计算机技术打击违法犯罪的民警之一。

  从刚从警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沉稳温和,他的经历与这座城市的网络安全发展高度重合。

  林泳与互联网工作的不解之缘由来已久。在他本科主修计算机专业时,电脑还处在用打孔纸带做存储介质的“石器时代”,当时国内计算机技术还不够成熟,但它的潜力已经被人所知。大学毕业后,他定向分配至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技术科(现刑事技术研究所),在那里他开始了自己的警察生涯。

  80年代,民警在侦破刑事案件过程中,还是以常年积累的数据和经验来对线索进行判断和分析,“当时的刑事专家和化验员通常会拿一个小本记录下重要数据,然后和以前记录的数据对比,一步一步来还原现场,这种模式工作效率不高,”林泳说。

  他的任务就是负责将历史数据进行分类汇总,输入到计算机中,然后编写程序,以后办案只需要输入现场数据,计算机就能马上给出一个范围值,“这样就提高了效率,同时避免了一些潜在的经验上的判断偏差”。

  但让他最骄傲的事情还是作为小组成员参与了国内最早的“生物痕迹识别系统”项目的研发工作。

  80年代中期,由于公安刑侦工作实际情况需要,利用计算机技术实现生物痕迹的识别和比对提上日程。在当时只有美、日、英三国掌握这项技术的情况下,我国决定自主研发,由上海刑科所与北京大学合作完成。当时与上海刑科所合作的北京大学教授学者都是数学方面的顶尖专家,但是他们对于刑侦实践缺乏了解,他们常用的数学模型有些不符合刑侦学、痕迹学实践,林泳就作为中间桥梁,将双方的意见进行汇总和交换,不断磨合数字模型与刑事实践数据。1992年,该项目正式通过国家验收并开始运行。

  1998年,林泳来到浦东公安分局,在当时科技处下设的计算机管理科工作。“我年轻的时候,搞的都是盗用储值卡上网之类的案件,但是互联网发展得太快了,短短几年情况又完全不同,干网安工作就是要不断学习进步才能跟上形势。”

  在这几年中,林泳见证了高速宽带、网上电子商务、互联网+社会等互联网新名词的诞生与更迭,更助推了网安工作的领域从网上信息发现到涉网违法线索排查,再到互联网企业管控的不断延伸。

  2010年,为回应网民与网络运营企业的共同需求,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由网安部门设置的警务室正式入驻各大重点网络企业。

  首次试水,自然要请“老法师”来压阵,指导企业落实信息安全保护、并对网民开展法律法规宣传指导,林泳当仁不让坐镇到了第一线。“我当时去警务室,进驻的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公司,当时这个领域从来没接触过。不过,我们这个部门就这样,永远有新东西要学。”林泳总说,坐在办公室学不到东西,只有去一线跟企业沟通,才能掌握最新的动态,学到最新的网络技术和趋势。

  为此,当时已年过不惑的林泳又重新回炉,通过向单位及互联网企业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虚心讨教,也逐渐理解了网游企业的重点及玩家的想法需求。

  警务室一成立,便迎来了络绎不绝的天下“游”客。在日常工作中不乏情绪激动、想法偏执的投诉玩家。最让林泳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来自内蒙古的女孩,她一早便打“飞的”来沪直奔林泳的警务室,说自己掷重金从另一名玩家手中购买了一件极品游戏装备,后双方又因“交货”事宜产生分歧,她急忙直奔公司本部讨说法。

  林泳谈起这事说道:“这类线下交易很难找到确凿的事实证据,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往往因为证据不足无法立案。对于焦急的游戏玩家,我们只能耐心来化解他们的急性子,作为运营商和游戏玩家间的联系纽带来调和矛盾。”有好几次在联网单位检查的时候,林泳都会突然被某个孩子拉住,感谢林警官曾对他们的帮助、劝解及法制教育。林泳说道:“不过类似事情太多了,我大都没啥印象。”林泳叨念着,“游戏少玩玩,不要浪费时间!每次看到这种孩子,我都要劝上一遍”。

  一次他在医院照顾母亲,邻床病友的手机彩铃响起,是一串来电手机的报号声,林泳马上上前劝这位病友,“最好去换个号码,你的手机铃声暴露了对方的号码,你一接电话又暴露了他的名字,那他的公民信息不就泄漏了吗?”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现在科技进步了,经济发展了,但是大家的安全意识还没有跟上。”林泳说。在他看来,市民在享受互联网带来便利的同时,对于网络安全的认识还不够,我们普及网络安全的法制宣传教育仍然任重道远。

  近年来,网安部门的角色也日渐吃重,面临浦东网络安全管理如此大的工作量,常有网警通宵达旦的身影。如何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林泳说:“也没什么特别的诀窍,全凭一双手记出来、一双脚走出来。”

  如果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林泳的手和脚大得出奇。这并非天生,而是因为他的脑垂体意外染疾,以致生长激素持续分泌。

  事实上,早在1994年,林泳的一位老同事就曾发现他身体的异样,林泳一直也没在意,直到2001年去医院检查,才得知自己得了脑垂体腺瘤,而此时,林泳的小手指已经比自己当年的大拇指还要粗。虽然通过手术病灶已被根除,但身体依然受激素的影响被不断“催长”,身体要因此承受过度生长带来的痛苦。“没什么,有时会觉得疲惫。我就当自己又经历一次青春期,又变回小伙子了吧。”在整个支队都在满负荷运转的时候,林泳也不愿掉队,一直咬紧牙关工作。林泳说自己是一个“老顽童”,不是“顽皮”的“顽”,而是“顽强”的“顽”。

  林泳之所以工作上如此“常青”,是因为自己始终坚持着一颗挚爱计算机的的“初心”。正是凭借这股学无止境的执着和在多个岗位的丰富经验,林泳被浦东公安分局聘为兼职教官,向后辈传授工作经验、传承工作精神。也正是有了新、老一辈组成的团队的共同浇灌,浦东网安才得以呈现勃勃生机,成为浦东互联网的安全卫士。

本文链接:http://buggystordera.com/fanxingleixingbianliang/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