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大全正版 > 翻译等值性 >

国外有哪些大学有英汉汉英翻译专业?

归档日期:06-06       文本归类:翻译等值性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迄今大约有2500年的历史,对翻译标准的争论也有1000多年,但有关翻译标准在翻译界迄今还没有达成“共识”,即还没有一个大家都认同的翻译标准。对翻译标 准的论战一直在进行。商务英语作为一门专门用途英语,鉴于其特殊性,翻译标准更是难以统一。本文旨在通过分析中外翻译标准对商务英语翻译的作用,浅谈商务英语的翻译。

  二、商务英语的特点商务英语是英语语言体系中的一个分支,是为国际商务活动这一特定的专业学科服务的专门用途英语,它基于英语的基本语法,句法结构和词汇,但又具有独特的语言现象和表现内容。商务英语文体复杂。商务英语所涉及的专业范围很广,包括广告英语、法律英语、应用文英语、服装英语、包装英语等功能变体英语。了解国际商务英语的文体特点有利于译者把握原作的风格信息传递。用词专业。商务英语所要表达的信息是商务理论和商务实践等方面的内容,因此与专业内容密不可分。商务英语在词汇使用上的最大特点是对专业词汇的精确运用,其中包括大量专业词汇,具有商务含义的普通词和复合词,以及缩略词语等。如价格常用术语FOB,CIF有其特定的专业内容,又如C.W.O定货付款;B/L提货单;L/C信用证;C.O.D货到付现;W.P.A水渍险;blue chip蓝筹股、绩优股;bad debt呆账,等等。不了解这些专业术语,没有专业知识,就无法做好此类商务英语的翻译。实用性。商务英语属于实用性英语。其实用性的特点使得国际商务英语的翻译者明白,为了提高翻译质量,他必须对众多的国际业务有所了解,并且精通其中一门专业。

  三、国内外翻译标准百家争鸣、白花齐放。现把国内外最著名的翻译标准理论列举出来,并针对商务英语翻译的特殊性进行分析和借鉴,浅谈他们对良好商务英语翻译的指导作用。 “信、达、雅”。1898年,严复在《天演论》的《译例言》中说:“译事之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顾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后来一般就把“信、达、雅”当作翻译的标准。用今天的话来说,“信”就是忠实准确,“达”就是通顺流畅,“雅”就是文字古雅。〔4〕 严复的“信、达、雅”被公认为翻译标准,其影响深远。它对商务英语的翻译同样指导作用,商务英语要求语言严谨、准确就要做到“信”,同时在“信”的基础上追求“达、雅”。翻译“三原则”。英国的泰特勒(Alexander Fraser Tyler, 1747-1814)在其所著的《论翻译的原则》(Essay on the Principles of Translation)一书中提出的著名的“三原则”:译文应完全复写出原作的思想;译文的风格和笔调应与原文的性质相同;译文应和原文同样流畅。泰特勒在一百多年前提出的翻译原则主要针对文艺翻译尤其是诗歌的翻译,但他的原则广义地说适应于所有的翻译,他强调的原文读者和译文读者的反应的一致。 “功能对等”。“功能对等”(Functional Equivalence)翻译准则是由美国著名翻译家尤金.奈达(Eugene A . Nida)博士提出的。在众多的国外翻译家中,奈达的翻译理论可以说对我国的影响最大。他认为,翻译的预期目的主要是原文与译文在信息内容、说话方式、文体、风格、语言、文化、社会因素诸方面达到对等。奈达的翻译标准观对国际商务英语的翻译具有巨大的指导意义,因为不管原文属于什么文体,关键是信息(语义信息和风格信息)的对等。“语义翻译”与“交际翻译”标准由著名英国翻译家彼特.纽马克(Peter Newmark)提出。他在所著的《翻译探索》(Approach to translation)收集的论文中提出该标准。交际翻译侧重信息的产生的效果,语义翻译侧重信息内容。由此看来,纽马克的交际翻译标准更适用于国际商务英语翻译。 “翻译等值”。加拿大翻译家让.德利尔教授在其著作《翻译理论与翻译教学法》一书中指出:“代码转译是确立词的一致关系;翻译是寻求信息的等值。”他在该书的后半部分中提到“词义等值”、“语言等值”等是“代码等值”的同义词,“意义等值”、“语境等值”、“信息等值”等是“翻译等值”的同义词。德利尔教授的翻译标准对商务英语翻译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对商务英语翻译标准的制定很有参考价值。

  四、商务英语翻译的标准以上列举了部分较为著名的翻译家的翻译标准观。综观国内外翻译家们的观点,可以得出结论:中外翻译标准其实质上有一致性,即:信息对等。国外各种翻译标准都是围绕文体的内容、形式、整体信息的传递或对等展开的;国内各种翻译标准与国外的大同小异,主要围绕着忠实、等值、达意、传神等展开。说到底,不管什么样的翻译标准,都离不开一个“真”字,换言之,译文应该是原文信息的真实反映,译者最大限度地将原文作者所赋予原文语言文字的“任务”转译到译文里,原文的“任务”开始有译文承担。商务英语的涵盖面较广,涉及到众多的不同领域、不同文体,所以商务英语翻译的标准有其特殊性。鉴于商务英语这种特性,笔者认为,商务英语的翻译标准可以是“信息的灵活对等”,即:原文与译文语义信息的对等;原文与译文风格信息的对等;原文与译文文化信息的对等。 1、原文与译文语义信息的对等语义信息是基础。没有语义信息就没有风格信息或文化信息,因为风格信息和文化信息必须通过语言的基本含义表现出来。语言是信息的载体,语言若没有传递信息,风格信息和文化信息就无从谈起。风格和文化都是通过语义信息反映出来的。语义信息包括表层语义信息(surface structure semantic message)和深层语义信息(deep structure semantic message)。表层语义信息指的是话语或语篇的字面意思。例如:If within thirty days after receipt by a party of a proposal made in accordance with paragraph 1 parties have not reached agreement on the choice of a sole arbitrator, the sole arbitrator shall be appointed by the appointing authority agreed upon by the parties. 译文:如果当事人一方收到按照第一款提出的建议后三十天内未能就遴选独任仲裁达成协议,则应由当事人所约定的指定机关指定独任仲裁员。所有法律文献只表达字面意思,说一就是一,不能有任何的引申。此法律文献十分清楚地阐述了遴选仲裁员的规定。所以,法律语言所承载的信息就是语言文字的表面所传达的信息,不存在任何的深层语义结构。深层语义结构指的是表层结构语言所蕴涵的意思,换言之,是“字里行间”的意思,这种意思要通过上下文的理解揣测出来。要了解深层结构信息,译者必须运用他对原语社会、历史、文化、艺术等方面的知识能力,去感受、体会和挖掘原文所蕴涵的深层结构的信息。例如:We have the edge you need to meet any financial challenge. The Principal Edge. Whatever path you take in life, youll face financial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along the way. With the Principal Financial Group, youll have all the tool you need to handle them. Each of our financial products and services, whether for business or individuals, has its own unique advantage built in. Thats the Principal Edge. Financial products that give you an edge. The Principal Financial Group 以上广告配有相应的刀的图片,若不仔细读完广告,会以为该广告是有关刀具的,其实不然。广告中最重要的词是edge,该词有“刀刃”、“刀锋”的意思,另外还有“优势”等意思。广告设计者利用了edge一词多义的条件,将the Principal Financial Group金融公司的服务项目the Principal Edge推出。所以,edge一词在该广告中有不同的意思。另外,广告中用的principal一词也有双关意义。principal用在公司名称中,翻译成汉语用音译,但该词基本意思有“主要的”、“资本”、“资金”,看到公司名称为the Principal Financial Group,让英语读者联想到该财团资金雄厚,是众多财团中的主力军。翻译时我们必须区别对待,仅可能把原文的修辞手法在译文中再现出来。 2、原文与译文风格信息的对等笔者所指的“风格”,实际上是指不同的文体。风格信息是作为信息的传递载体---语言---所传递的信息之一。风格信息的传递在翻译中不可忽视。翻译中若忽略了原文的风格信息,不仅会使译文信息大量流失,而且使译文显得不得体。国际商务英语涉及到不同文体的语言形式,如公文、法律、广告等。所以,翻译者必须重视不同风格信息的传递。例如: These Rules shall govern the arbitration except that where any of these Rules is in conflict with a provision of the law applicable to the arbitration from which the parties cannot derogate, that provision shall prevail. 译文:本规则应管辖仲裁,但如本规则任何条款同适用于仲裁而为当事人各方所不能背离的法律规定相抵触时,则该规定应优先适用。以上例子原文是具有法律意义的条款,汉语译文也必须是汉语的法律语言,否则,译文读上去不像法律条款。如,These Rules shall govern the arbitration...若翻译成“这些规则应管制仲裁...”听上去让人感到很不自然。另外,that provision shall prevail中的prevail一词实在不好翻译,若不熟悉法律语言,则很难找到确切的词语。一般的词典所给的释义是“胜过”、“优胜”、“普遍”等,在此处显然不合适。 3、原文与译文文化信息的对等文化信息对等在语言的翻译过程中是可能的,因为尽管人类生存的条件、环境等方面不同会产生一些文化上的不可译,但是,人类生存的需要和人的思维方式有其共性。不同的民族文化之间有许多这样那样的差异,国际商务英语翻译者需要了解这些差异,以便通过恰当的方法达到文化上的对等。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例如:在西方神话传说中,dragon(龙)不是中国人心中的吉祥动物,而是表示邪恶的怪物。在中世纪,dragon是罪恶的象征,圣经故事中恶魔撒旦(Sadan)就被认为是the great dragon。另外,dragon还有“泼妇”的意思,由此可见,dragon在英语国家人民中所引起的联想与中国人的“龙”完全不同,所以在翻译时要特别小心。在翻译“亚洲四小龙”时,有人把它翻译为Four Asian Dragons,这恐怕不妥。有人建议翻译为Four Asian Tigers,这不失为一种较好的文化信息的对等,因为tiger(老虎)在西方人心中是一种较强悍的动物,至少不会让人联想到某种可怕的动物。再者,tiger一词收在1993年版的《牛津英语词典增补本第二卷》(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Additions Series)中的释义为: A nickname for any one of the more successful smaller economies of East Asia, esp. those of Hong Kong, Singapore, Taiwan, and South Korea. (任何一个在经济上较为成功的东亚小国或地区,尤其指香港、新加坡、台湾和韩国。)所以说,将“亚洲四小龙”翻译为Four Asian Tigers在文化信息方面基本达到了对等。再如:“雄鸡牌闹钟”的翻译。原来被译为 “Golden cock” Alarm Clock。汉语中有“雄鸡报晓”的说法,以“雄鸡”作闹钟的商标比喻闹钟会像雄鸡一样响亮的报时,同时“雄鸡”在中国也是吉祥物,喜事上常以雄鸡作摆设。但是,cock一词在英语中属于忌讳语、下流话,常用于骂人的性器官词,正式英语中避用该词。用cock一词作产品商标必然损害商品的形象,也使国外消费者望而生厌。Golden Cock 这个商标的疑问在海外的窘境当时引起了中国出口商——天津进出口公司的重视。他们立即更换了商标译名,把Golden Cock改为Golden Rooster (电影“金鸡”奖也用Rooster 这个词),并在当时的《中国日报》上登出启示。总之,由于中国和英语民族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风俗习惯、风土人情、文化传统等,商务英语翻译中就必须准确的找到这种差异,才能在翻译工作做到文化信息对等。以上三个方面都强调对等。“根据能量守恒和转换(转化)定律,非孤立系统的转换或传递都有能量的损失。翻译即是人为实现的两种语言间的‘代码转换’、‘信息传递’,其损失就不可避免。” 因此,这里的“对等”决不是绝对的“对等”,而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原文与译文的灵活对等的中心是不能拘泥于形式,对等不是词语的同一。在保证原文的信息量最大限度地传递到译文中的前提下,译者可以灵活运用译入语,已达到语义信息、风格信息和文体信息的最大程度的对等。

  在英译汉过程中,我们常常遇到这样一种情况,即原词所表达的并不是其字面意义,而是其字面意义的反义,或者说是对其字面意义的否定,可这种否定又往往不出现否定词,这种情况并不很少,给翻译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这两个词组的翻译采用的就是反译法,译文都是其字面意义的否定或反义,这样既表达了原文的真正含义,又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使人一看就懂。

  另外,英文报刊文章标题的翻译有时也采用反译法。如《中国日报》(China Daily)曾刊登一则新闻,题目是Inflation is target of bank’s new policy,主要说的是银行在1995年将来取有力措施制止通货膨胀。但题目的字面意思恰恰相反。因此我们在翻译时必须把inflation看成是anti-inflation,使之文题一致。这样的标题在英文报刊中比较常见,目的是为简练及醒目,在翻译时要格外注意,切勿望文生义。

  如果按字面翻译,这句话是这样的: 西德尼·西蒙称这种大学评级制度“是过时的,缺乏科学验证”,而且还是“官僚主义的产物”而且“简直同警察估计和平示威人数一样准确。”

  既然前面已说了这个评级制度“过时无用,缺乏科学验证”,而且还是“官僚主义的产物”,后面又怎么能说它“准确”呢?这显然自相矛盾,西蒙所表达的真正含义绝非如此。

  以上译文,忽略了说话人的语气。其实,西蒙是在抨击大学评级制度。他说话时,前面直接用了archaic,prescientific和bureaucratic几个贬义词,而后面的褒义词accurate实际上是一个反语。因为我们知道,警察在估计示威人数时只能说出大概,往往和实际人数出入很大,极不准确。所以说话人所表达的真正含义是not accurate,或inaccurate。这样,可理解成about as inaccurate,as police estimates of crowds of peace marches,译成汉语就是:“简直同警察估计和平示威人数一样不准确。”也就是把accurate反过来译,即反译。

  以上例句是通过分析说话人的语气来采用反译法正确表达语义的。有的句子前面所表达的意思是否定的,但根据这个意思得出来的结论却是肯定的。为了使其真正含义不至于前后矛盾,我们也采取反译后面结论的方法。

  如按字面则译成: 这种情况突出了非国大领导层方面的极为严重的弱点:有责任心。

  “有责任心”怎么能是“弱点”呢?这种译文显然是错误的。作者在句尾所表达的真正含义其实和前面提到的“弱点”是一致的,即可理解成unaccountability。那么全句应译成:这种情况突出了非国大领导层方面的极为严重的弱点,玩忽职守(无责任心)。

  还有一些句子则通过正确理解上下文,仔细推敲关键同的实际含义,再相应采取反译法进行翻译。

  实际上,乐于进行试验是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它来源于信心,而不是出于不稳定感。

  综上所述,所谓反译法即把原文中个别词语(大多为名词或形容词)否定或取其反义之后再翻译成汉语,以便译文和原文所表达的真正含义相一致。这就要求我们能正确理解原文,弄清作者所抱的思想感情和运用的语气,同时又要熟知汉语已有的习惯表达方式。而这些能力只有通过不断的翻译实践才能逐步提高。

本文链接:http://buggystordera.com/fanyidengzhixing/469.html